月光唢呐

自娱自乐,约稿请私信:)

【盾冬】为甜而甜的甜饼(三)【完】

太棒啦!好喜欢!

Container:



——

写到一半没感觉了【鞠躬
只能逼着自己干完【躺】

脑洞被掏空.gif



—————





“我感觉我要死了。”Steve在休息室里面色憔悴,旁边坐的是正啃着西瓜的红女巫。

她哼哼一声,敷衍到连耿直的美国队长都看得出来她是在敷衍。

别这样Cap,Wanda看着Steve暗淡下来的目光,咂巴着嘴里的西瓜无奈地想,你和我伤心什么啊?喜欢就去追这种话我们都说过八百遍了。

是谁让Steve以为他天天围着Bucky转还目不转睛地盯着人家看,我们的Barnes中士会发现不了这是在暗恋他?

“你知道Cap刚才一直在看你对吧?”

目睹了Steve看着Bucky一副温柔的眼神之后,Wanda终于在一天前凑上去询问。

正在做着检查的冬日战士给了她一个僵硬的微笑——好吧其实也算不上微笑,只是嘴角抽动了一瞬的弧度,但这已经是Bucky很大的进步了——然后他点了点头。

Wanda觉得自己真是完全不懂老年人的恋爱方式了。

一个一心一意痴心暗恋,但就是完全不考虑对方可能也喜欢自己的可能;一个心知肚明,但就是甜在心里嘴上不说。

每次她走过他们这两个老冰棍旁边,用不着什么超能力就可以感知到这两位身边环绕着的一股子酸甜的味道。

也许这是暗恋和被暗恋的味道?她思考。

“Cap,你知道表白只需要简单的'I love you'就可以的对吧?”她嚼着嘴里红色的果肉含糊地说道,“尤其是你和你的Bucky,你们认识太久了,这种事情说起来只会更简单。”

Steve皱着眉摇头,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怎么会!”

谁都不能理解他这几天有多痛苦,作为一个小心翼翼的暗恋者,他天天就只能看着自己喜欢的人,重点是只能看,因为和Bucky任何意义上普通的肢体接触都会让他觉得自己的心脏正在由4倍向几何倍数增长。

救命。

果然人一闲下来就会瞎想,想着想着就想出事儿来了。

Steve也是经过了一套他那个年代恋爱的思考方式,得出自己似乎有些暗恋Bucky的结论。可他觉得自己不能付诸行动。

Bucky刚刚脱离九头蛇,但他此刻是那么不安且疑惑,以致于要变向逃避的地步。

我不能在这个时候表白。绝对不能。一根筋的美国队长苦恼地想。

“他对整个世界都充满负罪感,”Steve叹息,他紧蹙着眉,“他不会拒绝我,因为他觉得他欠这个世界,他欠我。”

你想太多了,Cap。

“不要这么想,或许他是真的喜欢你,他只是等着你去说。”

Wanda看着一脸纠结的美国队长无奈,果真恋爱中的人都只会胡思乱想。别提什么冬日战士的负罪感,她只能看到冬日战士记忆里整片整片对Steve的关心和爱意。在那些破碎零散的记忆里出现最多的就是Steve,Bucky的情感噙着的满是爱意和遗憾,分裂的记忆就如同凌乱的光斑,拼凑起来的是整个太阳。

在Wanda殷切的目光下,Steve摇头,颓废地瘫在沙发里。

“你怎么能确定,Wanda?我怎么能确定?”金发的男人痛苦地呻吟,他甚至有些后悔最终想明白自己的心意这件事。

想明白也没有意义,反正他也不能做什么。

我他妈好想告诉他Bucky到底怎么想的但是我怕被打怎么办?红女巫苦恼。

“你可以暗示一下他啊Cap,”我一定是这个宇宙里最负责的队友了,“小小的暗示。”

“How!”

Wanda忍无可忍地往嘴里塞进满满一勺西瓜,回答:“重申,Cap!这是你在谈恋爱,你还是需要自己想办法。”

美国队长倒回了沙发里,他无力地提议:“和Bucky的晚餐?单独的?”

“我会保证剩下几位都不在你房间装摄像头。“Wanda耸肩。


————


“我不明白,Steve,我们吃过好多次这玩意儿了。”Bucky看着面前正忙活着往锅里倒黄油的Steve,问道。

美国队长的房间也没有多宽敞,小小的厨房连着小小的客厅和卧室,坐在沙发上的Bucky正好能看到Steve围着围裙——不,那只是个临时的床单——在厨房里忙碌。

正努力于几块脆皮鲜奶的美国队长背对着他,声音显得有些闷闷的:“你自从醒来还没吃东西。”他轻轻搅动着锅里粘稠的液体,开始感到有些后悔。

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帮Bucky做顿饭,居然是潦草的脆皮鲜奶,他几个小时前到底是怎么想的,这或许让瓦坎达的厨师来会更好不是吗?毕竟谁想刚从冰冻里出来就吃一堆高脂食物——虽然Bucky以前是很爱这些甜腻的零食——但是他都不能保证自己的技术能把这种垃圾食品做得能吃下去。

哦不要,Steve,你不能就这么怂回去。Wanda的声音似乎回响在他耳边。

【你和他说了什么吗?】Bucky低头在他们内部的联络器上敲下一行字,发给了Wanda。比起Steve,他更适应这些方便的机器。

【No,我什么都没说。】红女巫的回复立马传了过来。

【而且我完全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她又补了一句。

“Steve,试着别杀了我。”他抬头盯了美国队长的背影一会儿,轻笑。

Steve被这句话勾起了些回忆,他举着汤勺从厨房里探出脑袋:“你是想起来什么了吗,Bucky?”

“你上次做脆皮鲜奶,简直要杀了我一样的甜。”

乐观的美国队长因为这句话小小的羞愧了一下,然后开心地接话:“你开始想起来了,Bucky。”

“而且那次根本不怪我,我所有的厨艺都是你教的,只不过那天你懒得进厨房。”他又缩了回去,低沉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

“你记得还真清楚。”

Bucky起身,绕过餐桌走进厨房,看着Steve搅弄那锅香甜的浓稠液体,他耸了耸鼻尖,鲜奶煮沸后和砂糖陪着黄油甜腻闯入了他的嗅觉神经,他微笑。

“这里太热了,Bucky。”Steve抬头,“你可以出去等着。”黄油一点点提亮了鲜奶的颜色,在小火的烘煨下缓缓流动,散发的热气也激起Steve额头上一层薄薄的汗水。

他歪了歪头,伸手从Steve的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倚在厨房的墙上,看着Steve对他这个动作毫无反应而微笑,回答:“你继续。”

实诚的美国队长当然没有设置密码。

【这就不会有任何记录了Wanda,告诉我他要做什么?】他即使单手也不Steve双手敲得快。

“Clint怎么样了,我听说他受伤了,但我没看到他。”Bucky问道。

Steve将铁锅从炉子上拿下来,关掉了炉火:“哦Clint,他已经恢复了,大概是去找Natasha了。”还未冷却的液体在锅里沉淀着,他解下自己身上那张被当作围裙的白色床单扔在一旁。

“你在干什么?”Steve看向他手里的手机。

【你看不出来吗?Cap是要向你表白来着。】

“没什么。”Bucky举着手机低着头,“所以你什么时候回复仇者大厦?”

【哦不,别告诉我他又怂回去了!】Wanda在屏幕的另一端崩溃。

Bucky看着躺在对话框里的几句话,愣了几秒,然后快速地删掉记录,抬头看向Steve瞬间凝固的脊背。

“你不把我冻回去,就回答我的问题,Steve。”

“你不允许我逃避,那你也不能。”

Steve端着锅放进了冰箱里,开始沉默地清洗厨具。“我们真的不能过会儿再谈吗?”拜托,一定要这么对我吗?他叹息。

“No,Steve,”Bucky站在金发男人的左侧,“回答我。”

“Tony——他不想我们回去。”Steve叹息,“大概。”

“他不需要发泄,也不需要我去那里和他说一些没有用处的对不起,他需要冷静。”

Bucky皱眉:“这是我的错误。”

“No.”

“即使你现在过去,Tony也不会那么疯狂地想要杀了你了。我们都明白。”

曾经的冬日战士摇头,他把手机放到桌子上:“想明白很容易,但不代表想通也容易。”

“他会想通的。而且我不会让他伤到你。”Steve悲哀地看着水流冲击铝制的汤勺,上面映出他皱着眉的表情,“——again.”

Bucky沉默,走回到沙发上坐下。


—————



“所以!你就这么把他堵回去了?”Wanda看着对面面无表情的Bucky开始大喊,“你知道他纠结了多久才鼓起勇气想和你表白的吗?”

“我知道,所以我才问他。”Bucky回答。

Wanda蜷缩在沙发的一角,痛苦地呻吟:“拜托了Barnes,为什么你要在知道别人要向你表白的时候问这种事。”

“我们之间有那么多的问题没有解决,怎么能考虑别的事情。”

男人璀绿色的眼睛浸在一片阴沉中间,他塌下了肩膀,右手紧紧抓着裤子的布料。

“我已经在要不要把我冰冻起来这件事上让步了,我不能让再让步了。”

“他是美国队长。”

“他要做对的事情。”

他们两个真是连固执都是一模一样的,Wanda叹息:“天啊,亲爱的Barnes,James,Bucky——”

“Cap他现在只想爱你。”


—————


“Cap?”Wanda咳嗽一声。

Steve抬眼,他正坐在沙发上拿着一本不知道是什么的书,看起来比昨天还要疲惫,他露出一个询问的眼神。

“Bucky知道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他只是觉得这是错的。”

棕色头发的少女撂下这句话,在金发男人震惊疑惑交杂的眼神里转身就走。

“你自己解决吧Cap,我再也不掺和你们的事了。”

她走出门外,冲躲在一旁的Scott和Sam无奈地叹气。

“What......?”

目送Wanda走出他的房间,Steve诧异地挑着眉,手里的书已经落到了地毯上,他正在努力照顾自己停止运转的大脑。


—————


他嚼着嘴里的橘子,瓦坎达的水果都新鲜甜嫩,可他心里就那么的不是滋味。

你做了正确的事情,中士,干嘛还这么不甘心。

Bucky在被九头蛇掌控的时候,做了太多太多的错事,无论他是有意识或者是无意识,那些血液和记忆都真实地落在他手上和心里。

他不能一错再错,更不能让Steve为了他而犯错。

那个金头发的布鲁克林小子是如此爱这个国家。

虽然他也很爱那个小不点,还有现在这个双肩能扛起所有责任的美国队长。

但是Steve应该回到复仇者大厦,回到国际法庭上,回到维护正义的战场上,而不是为了他而浪费大把大把的时间。

有的时候,道理就是那么简单,想通就是那么难。但同样,他心里怎么想是一回事,他该如何去做是另一回事。

所以当Bucky看着Steve急匆匆跑来的时候,他只有心酸。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爱你。

你的脚步只是逼我一步步把你推开。

曾经的冬日战士咧开一个干笑:至少、或许,人们以后会说他是一个称职的朋友。

“Bucky——”

金发的男人嘴角眉眼都噙着Bucky看不懂的笑意,尤其是那双眼睛,蔚蓝色的虹膜如同氤氲一片的海洋天空,温柔得仿若能承载他所有的不安惶恐和犹豫。Steve走到他面前,轻轻拉起他的右手,就好像以前那样。

不管你要说什么,Steve。停下来。他张了张嘴唇,却徒劳地发不出声音。

“我喜欢你,Buck。”

一句意料之中的话落入了耳朵里,轻飘飘地却一下子打垮了他所有的心理建设。

爱情就是这么神奇,一句你在心里辗转过百遍万遍的话,一句你以为你已经麻木的话,在真正说出来的时候,却是一字一调都如此不同,男人唇角的弧度和一张一合都有独特的气息。简简单单就能胜过你所有的设想,Bucky绝望地想。

“Steve——拜托,Steve,什么都别说了。”Bucky低声重复,却无意识地抓紧了Steve握着自己右手的手掌,男人的手掌将他冰凉的指尖都包裹其间,他感受到一股灼伤般的温暖。

月亮四面散去的光线折射过玻璃斑驳在这个房间里,Steve站在一片温柔的光线下温柔地看着他。

Bucky突然想起来,他做冬日战士的时候,曾恢复过一次记忆。他那时混乱不安,在一片黑暗中摸索着,然后又落回了一片黑暗。

而Steve此时紧握着他的,有力的双手,是他那时最渴望的东西。

这就是他的希望。

“Buck,你不需要想任何多余的事情。”

“我喜欢你这点无关对与错,无关世界的存亡或者什么战争。”

Steve蔚蓝色的眼睛让Bucky莫名想起了布鲁克林夏日的光照,刺眼的阳光落入了水中,合着Steve柔和的嗓音,然后迸发出一片缓缓不散的温柔。

“这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Steve满心忐忑却万分的舒爽,他看着Bucky移不开眼睛。

他喜欢自己的一位老友又不会让世界毁灭,或许他可以在那一身制服背后,在这一身普通人的皮囊下,做一些自己真正想去做的事。

Bucky混乱地任由自己脑子里原本的计划零落四散。

答应他又没什么错。Bucky心底有一个微小的声音说道。

“No,Steve......我不能——我——”

金发男子低头印在他唇角的轻吻止住了他所有的话语。

他眯着眼睛无谓地挣扎了一下,然后叹息地抓住了自己期待了好久的希望。他闭上眼睛,轻轻地回吻了回去。

良久,Steve抬起头,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张了张嘴又要说话。

“闭嘴,Steve。就只是,闭嘴。”Bucky苦恼地皱眉,“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

美国队长愣了几秒钟,然后张开双臂给了他一个坚定的拥抱。

“所有的问题我们都可以一起面对。”

“只要是我们在一起。”

评论

热度(75)